西山书屋 > 诗文评论 > 䂬溪诗话 | 上页 下页


  作诗固难,评诗亦未易。酸咸殊嗜,泾渭异流。浮浅者喜夸毗,豪迈者喜遒警,閒静之人尚幽眇;以至嫣然华媚无复体骨者,时有取焉,而非君子之正论也。夫诗之作,岂徒以青白相媲、骈俪相靡而已哉!要中存风雅,外严律度,有补于时,有辅于名教,然后为得。杜子美,诗人冠冕,后世莫及,以其句法森严,而流落困踬之中,未尝一日忘朝廷也。孔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以圣人之言,观后人之诗,则醇醨不较而明矣。

  顷,予暇日抠衣于乡先生黄公之门,公出所为《诗话》十卷,谓予曰:“吾生平嗜诗,颇有佳句传在人口。今老矣,不复自作,时取古人诗卷,聊以自娱。因笔论其当否,且疏用事之隐晦者,以备遗忘。日往月来,不觉成编,君其与我评焉。”予退伏而读之,皆前辈论议所未到。若嘲烟云、媚草木等语,率略而不取;惟是含风雅而中律度,有补于时,有辅于名教者,如璆琳琅玕,森然在目。得诗人之关键,窥作者之阃奥,详而正,讽而不刻,使人心开目明,玩味不能去手,斯可谓难得也已!

  公少负才,取名第,宰剧邑,藉甚有能声。一旦与当路轩不得,弃官而归,优游里闬,其中浩然未尝戚戚于外物,而其用志不衰如此。呜呼!观其取与,可以知其能诗;观其议论,可以知其为人。

  降叹之余,未及请益,而予赴馆职;后数载,公亦云亡。因循十年,未暇追述。今阅旧集,不胜挂剑之情,因以鄙词题其首。

  公讳彻,字常明。

  乾道四年九月二十七日,陈俊卿序


西山书屋(80980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