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书屋 > 诗文评论 > 䂬溪诗话 | 上页 下页
自序


  予游宦湖外十余年,竟以拙直忤权势,投印南归。自寓兴化之溪,闭门却扫,无复功名意,不与衣冠交往者五年矣。

  平居无事,得以文章为娱,时阅古今诗集,以自遣适。故凡心声所底,有诚于君亲、厚于兄弟朋友、嗟念于黎元休戚及近讽谏而辅名教者,与予平日旧游所经历者,辄妄意铺凿,疏之窗壁间。未几,钞录成帙,而以《䂬溪诗话》名之。至于嘲风雪、弄草木而无与于比兴者,皆略之。

  呜呼!士之有志于为善,而数奇不偶,终不能略展素蕴者,其胸中愤怨不平之气,无所舒吐,未尝不形于篇咏,见于著述者也。此《说难》、《孤愤》、《离骚》、《国语》所由作也。予赋性介洁,嫉恶如雠,不忍浮沈上下;甘老林泉,实其本心,何所怨哉!故《诗话》之集,皆因前人之语而折衷之,不敢私自有作焉。


西山书屋(80980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