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书屋 > 诗文评论 > 䂬溪诗话 | 上页 下页
卷九


  一

  老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云:“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多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乐天《新制布裘》云:“安得万里裘,盖裹周四垠?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新制绫袄成》云:“百姓多寒无可救,一身独暖亦何情!心中为念农桑苦,耳里如闻饥冻声。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皆伊尹身任一夫不获之辜也。或谓:子美诗意,宁苦身以利人,乐天诗意,推身利以利人;二者较之,少陵为难。然老杜饥寒而悯人饥寒者也,白氏饱暖而悯人饥寒者也;忧劳者易生于善虑,安乐者多失于不思,乐天宜优。或又谓:白氏之官稍达,而少陵尤卑,子美之语在前,而长庆在后,达者宜急,卑者可缓也,前者唱导,后者和之耳。同合而论,则老杜之仁心差贤矣。

  二

  永叔尝谒执政,坐中赋《雪》诗,有云:“主人与国共休戚,岂惟喜悦将丰登。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当时乃谓:韩退之亦能道言语,其豫裴晋公宴会,但云“林园穷胜事,钟鼓乐清时”,不曾如此作闹。殊不知老杜一言一咏,未尝不在于忧国恤人,物我之际,则淡然无著。《夏日叹》曰:“浩荡想幽蓟,王师安在哉?”《夏夜叹》曰:“念我荷戈士,穷年守边疆。”此仁人君子之用心,终食不可忘也。“边兵”之语,岂为过哉!如退之“始知神官未圣贤,护短凭愚要我敬”,“雪径抵樵叟,风廊折谭僧”,真作闹诗也。

  三

  坡记王凌过贾逵庙,大呼曰:“贾梁道,我大魏之忠臣也!”及司马景王病,梦逵为祟。因为诗曰:“嵇绍似康为有子,郗超畔鉴似无孙。如今更恨贾梁道,不杀公闾杀子元。”盖怪梁道忠义之灵,不能自已其子充之恶。按《晋纪》,王、贾所杀者乃宣帝名懿字仲达,非景帝子元也。

  四

  坡:“蓝尾忽惊新火后,遨头要及浣花前。”注引乐天:“三杯蓝尾酒,一楪胶牙饧。”观《长庆集》,此诗题云《七年元日对酒》,非钻火时事也。宋景文《守岁》云:“且尽灯前蓝尾杯。”

  五

  王元之《到任表》有“全家饱暖,尽荷君恩”之语,到今传诵。永叔用为诗云:“诸县丰登少公事,全家饱暖荷君恩。”梦得亦尝有云:“一生不得文章力,百口空为饱暖家。”白云:“不才空饱暖,无力及饥贫。”

  六

  黄州麻城县界有万松亭,连日行清阴中,其馆亭亦可爱。适当关山路,往来留题无数。东坡伤来者不嗣其意,尝有诗云:“十年栽种百年规,好德无人助我仪。”又云:“为问几株能合抱,慇勤记取《角弓》诗。”中间尝撤牌刻,有士题云:“旧韵无仪字,苍髯有恨声。”亦可录。

  七

  澧阳道旁有甘泉寺,因莱公、丁谓曾留行记,从而题咏者甚众,碑牌满屋。孙讽有“平仲酌泉曾顿辔,谓之礼佛遂南行。高堂下瞰炎荒路,转使高僧薄宠荣。”人皆传道,余独恨其语无别。自古以直道见黜者多矣,岂皆贪宠荣者哉?又有人云:“此泉不洗千年恨,留与行人戒覆车。”害理尤甚。莱公之事,亦例为“覆车”乎?因过之,偶为数韵,其间有云:“已凭静止鉴忠精,更遣清泠洗谗喙。”盖指二公也。

  八

  凡作诗,有用事出处,有造语出处。如“五陵衣马自轻肥”,虽出《论语》,总合其语,乃潘岳“裘马悉轻肥”。“柳絮才高不道盐”,虽谢女事,乃借张融以《海赋》示人,人评其赋但不道盐耳。“红袖泣前鱼”,本《战国策》事,乃陆韩卿《中山王孺子妾歌》:“安陵泣前鱼。”坡作《太白画像》诗云:“大儿汾阳中令君,小儿天台坐忘真。”其事乃用白交汾阳于行伍中,竟脱白于祸;司马子微谓白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所造之语,乃《祢衡传》云:“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

  九

  史赵释绛县老人年数云:“亥有二首六身。”盖离析“亥”字点画而上下之,如算筹纵横。然则下其二首为二万,六身各一纵一横,为六千六百六十,正合其甲子之日数,《传》以赵之明历。刘宾客《送人赴绛州》云:“午桥群吏散,亥字老人迎。”义山《赠绛台老驿吏》云:“过客不劳询甲子,惟书亥字与时人。”可谓善使事矣。亦如近诗《送人洪州》云:“干斗气沉龙已化,置刍人去榻犹悬。”《送人鄂州》云:“黄鹤晨霞傍楼起,头陀秋草绕碑荒。”《送人襄阳》云:“四叶表闾唐尹氏,一门逃世汉庞公。”虽邻封密迩,不可移也。

  十

  退之《韶州留别张使君》云:“久钦江总文才妙,自叹虞翻骨相屯。”翻放弃南方,自恨疏节,骨鲠不媚,犯上获罪,当长没海隅;其刚褊方拙,凌突权势,出于天性,雅宜文公喜用。江总乃败国奸回,特引之,何故?按《南史•孔奂传》:陈后主欲以总为太子詹事,奂曰:江有潘、陆之华,而无园、绮之实。乃奏:江总文华之人,宜求敦重之才。是诗恐有讥云。杜云:“远愧梁江总,还家尚黑头。”李商隐《赠牧之》云:“前身恐是梁江总。”皆未可与言史也。

  十一

  老杜《赠李秘书》:“触目非论故,新文尚起予。”太白《酬窦公衡》云:“曾无好事来相访,赖尔高文一起予。”韦苏州:“每一睹之子,高咏尚起予。”昌黎《酬张韶州》:“将经贵郡烦留客,先惠高文谢起予。”岂非用事偶合?数公非蹈袭者。

  十二

  千里蒪羹,未下盐豉,盖古未受和耳。子美:“豉化蒪丝熟。”又:“豉添蒪菜紫。”圣俞《送人秀州》云:“剩持盐豉煮紫蒪。”鲁直:“盐豉欲催蒪菜熟。”

  十三

  莱公外传记:公所得厚俸,惟务施予。寝处一青帏三十年,有亲厚者求之,欲其易去,公笑而答曰:“彼诈我诚,虽敝何害?实不忍以敝获弃耳。”蕲者愧之。故魏野诗云:“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及北使来,顾望缙绅而问迓者曰:“‘无地起楼台’相公安在?”其清望为人所景慕如此。然永叔《归田录》颇论其侈汰,司马温公亦云,岂非奢外而俭内欤?

  十四

  昌黎《寄崔立之》云:“傲兀坐试席,深丛见孤罴。……四座各低回,不敢捩眼窥。”可为善言场屋事。若平日所养不厚,诚难傲兀也。

  十五

  沈攸之晚好读书,手不释卷,尝叹曰:“早知穷达有命,恨不十年读书!”坡《再和刘景文介亭》长篇云:“早知事大谬,恨不十年读。”又云:“文如翻水成,赋作叉手速。”乃《北梦琐言》记:温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多为邻铺假手,号曰救数人也。余尝以“八叉手”对“三折肱”。

  十六

  温公自称“迂叟”,香山居士亦尝以自号,其诗云:“初时被目为迂叟,近日蒙呼作隐人。”司马岂慕其洛居有閒适之乐耶?

  十七

  白乐天云:“身閒当贵真天爵,官散无忧即地仙。”盖用颜蠋晚食当肉,早眠当富,无事当贵也。

  十八

  白献晋公云:“闻说风情筋力在,只如初破蔡州时。”虽叙其功业与寿康,其语缓而不迫,此可为作诗法也。

  十九

  齐谢嘏出守建安,于宣猷堂饮饯,并召时才赋诗,用十五剧韵。萧恺诗先就,其辞又美。简文曰:“王筠本自旧手,后进有萧恺可称。”《长庆》云:“万言旧手才难敌,五字新题思有余。”

  二十

  乐天云:“乐可理心应不谬,酒能陶性信无疑。”“陶冶性灵存底物”,固诗人语。古人所谓“乐以治心”者,相去远矣,此语不作可也。

  二十一

  少游赠坡诗云:“节旄零落毡餐雪,辨舌纵横印佩金。”语太不等。子瞻讥集句云:“天边鸿鹄不易得,便令作对随家鸡。”此诗正类此。

  二十二

  坡和刁景纯暨柳子玉“冈”字韵诗,至第七篇云:“屡把铅刀齿步光,更遭华衮照尨凉。”乃用子建《七启》云:“步光之剑,华藻繁缛。”《左传》:“尨凉冬杀。”虽第一韵众人所更易,而七篇未尝改,又贯穿精绝如此!

  二十三

  尝观临川“解我葱珩脱孟劳”,尝不晓“孟劳”何等物,及见《谷梁传》注:孟劳,鲁宝刀。


西山书屋(80980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