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书屋 > 辜鸿铭 > 中国人的精神 | 上页 下页
中国人的精神(9)


  很多人相信,教会是被创办来教导人们信仰神的。但这是个大错误。正是现代基督教会的这个大错误让诚实的人,比如已故的弗劳德先生,对现代基督教会感到厌恶。弗劳德先生说:“在英格兰我听过上百次布道,都是关于信仰的神秘、关于圣职者的神圣使命、关于使徒的传承等等,但是没有一个能够使我回想起普遍的诚实,回想起那些古老的戒律,如‘你不可撒谎’以及‘你不可偷窃’。”然而,我虽然满怀着对弗劳德先生的尊重,但当他在此说教会,基督教会,应该教导道德时,我认为他也犯了错。建立教会的目的毫无疑问是为了让人有道德,为了让人服从像“你不可撒谎”及“你不可偷窃”这样的道德行为准则。但是说到功能,在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里,教会的真正功能,不是教导道德,而是教导信仰,这就是我曾向你们说明过的,不是呆板的、不偏不倚的如“你不可撒谎”、“你不可偷窃”之类的教条,而是灵感,一种让人们服从那些准则的强烈情感。因此,教会真正的功能不是教导道德,而是激发灵感,激发人们成为有道德的人;事实上,就是激发并且点燃人们服从道德的强烈情感。换句话说,在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里的教会是一个组织,就像我说的,是为了唤醒并点燃人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以使他们遵守道德行为准则的必需之物。但是,教会是如何唤醒并点燃人的这种灵感的呢?

  众所周知,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的创始人不仅给他们教导的道德行为准则以一种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而且他们激发他们的亲授信徒对他们本人和性格怀有一种无限的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当伟大的导师死后,他们的亲授信徒,为了保持对他们导师的无限的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便建立了一个教会。我们知道,那就是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的教会的起源。于是,教会通过保持、激发、鼓励这种亲授信徒最开始体验到的对宗教导师和创始人本人及其性格的无限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唤醒并点燃了人所必需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以使人们遵守道德行为准则。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不仅是对神的信仰,也是对宗教的一种信仰、一种信任;但是,那是对谁的信任呢?对他们的宗教导师和创始人的信任,在伊斯兰教里称为先知,在基督教里称为中保。如果你问一个尽责的伊斯兰教徒为什么他信仰神并且遵守道德行为的准则,他会理直气壮地回答你,他这么做是因为他信仰穆罕默德这个先知。如果你问一个尽责的基督徒为什么他信仰神并且遵守道德行为的准则,他会理直气壮地告诉你,他这么做是因为他爱耶稣基督。这样,你就看到,对穆罕默德的信仰,对耶稣基督的爱,事实上就是我所说的对宗教的导师和创始人无限的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这就是教会保持、激发、鼓励人的功能——是灵感的源泉,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的真正力量,通过它,他们能让人们,让众生遵守道德行为的准则。

  我已经讲了这么多,不过现在我能够回答你们此前问我的问题了。你们问我,你们一定记得,如果没有宗教教导的对神的信仰,我们如何能让人、让众生,遵循和服从孔子在他的国家宗教里教导的道德准则——忠君的绝对责任呢?我已经向你们说明了,不是宗教所教导的对神的信仰真正地使人服从道德准则或道德行为的准则。我说过,宗教能够使人服从道德行为的准则,主要是通过一个被称为教会的必要组织唤醒和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灵感或强烈的情感,以使他们服从那些法则。现在,为了回答你们的问题,我将告诉你们,孔子的教义体系称为儒家学说,是中国的国家宗教,类似于其他国家的教会宗教,也是通过一个相当于其他国家的教会宗教的教会的组织,让人们服从道德行为准则的。在中国,在儒家学说的国家宗教里,这种组织就是——学校。在中国,学校是孔子的国家宗教里的教会。你们知道,在汉语里宗教的“教”和教育的“教”是同一个字。事实上,因为中国的教会是学校,宗教对中国人就意味着教育,意味着文化。中国学校的目的和意图,不像当今的欧洲和美国的学校,是教人如何谋生、如何赚钱的,而是类似于教会宗教的目的和意图,是教人理解弗劳德先生所说的古老的戒律的,“你不可撒谎”以及“你不可偷窃”。事实上,是教导人行善。“不论我们是否规定了言或行,”约翰逊说,“不论我们是否希望对人有用或者让人愉快,第一要务是要有对是非的虔诚而道德的认识;其次,熟悉人类历史,熟悉那些可以说体现了真理并被事实证明是合理的观点的范例。”

  但是,我们已经看到教会通过唤醒和点燃人们心中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能让人们遵守道德行为的准则,而它唤醒和点燃这种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主要是通过激发和唤起对宗教的导师和创始人本人及其性格的无限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那么,在这里,在学校,在中国的孔子的国家宗教的教会——和其他国家教会宗教的教会之间有一个不同。学校,中国的国家宗教的教会,它确实也像教会宗教里的教会一样,能通过唤醒和点燃人们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让人们遵守道德行为的准则。但是在中国,学校用来唤醒和点燃人们心中的这种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的方法,有别于其他国家的教会宗教里教会所用的那些方法。学校,即在中国孔子的国家宗教的教会,不是通过激发和鼓励对孔子的无限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来唤醒和点燃这种人们内心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的。孔子一生中的确在他的亲授门徒里激发了一种崇敬、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而且,在他死后,在所有研究并理解他的伟人中间激发了同样的感觉。但是孔子无论在生前还是死后,都未曾激发民众产生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就像世界上所有伟大宗教的创始人曾经激发的那样。中国的大众百姓,并不像伊斯兰教国家的大众热爱和崇拜穆罕默德,或者像欧洲的大众热爱和崇拜耶稣基督那样,热爱和崇拜孔子。考虑到这一点,孔子并不属于被称为宗教创始人的那一类人。为了成为欧洲词语意义上的宗教创始人,一个人必须具有异常甚至反常的强烈的情感本性。孔子其实是有王室血统的,是商王室的家族后代,这个朝代统治中国的时间早于孔子生活的朝代——这个种族的人具有希伯来人的强烈的情感本性。但是孔子自己生活的朝代是周王室统治的时代——这个种族的人具有希腊人的良好智力天性,周公就是其中之一,就像我告诉过你们的那样,在中国,他是前孔子宗教的奠基人,或者说是旧体制宗教时期的真正代表。由此,如果我可以做个对照的话,孔子在血统上像希伯来人,具有希伯来人种强烈的情感本性,他接受了最好的智力文化的训练,他具有希腊文明最好的智力文化所能给予的一切。事实上,就像现代欧洲伟大的歌德,有一天欧洲人民会承认他是最完美的人性典范、是欧洲文明哺育的真正的欧洲人一样,中国人承认孔子是最完美的人性典范,他是中国文明哺育的真正的中国人。我认为,孔子是有教养、有修养的人,不属于被称为宗教的创始人一类。的确,甚至在孔子还活着的时候,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并没有被世人了解,除了他最亲密的和最接近的门徒之外。

  中国的学校,我认为,作为孔子的国家宗教的教会,不是通过激发和唤醒对孔子的赞美、爱和狂热的感觉和情感,来唤醒和点亮人们必需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以使其遵守道德行为准则的。那么,中国的学校又是如何唤醒和点燃必需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来让人们服从道德行为的准则呢?孔子说:“在教育中,感觉和情感是被诗歌的学习所唤醒的;判断力由修养和礼貌而形成;性格的教育通过音乐的学习来完成。”学校——在中国的国家宗教的教会——是通过教他们诗歌来唤醒和点燃人们必需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以使他们服从道德行为的准则的。事实上,所有真正的文学巨匠的著作,如我告诉过你们的那样,它们都具有在宗教的道德行为准则中存在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马修·阿诺德,在谈到荷马和他的诗歌中的高尚品质时说:“在荷马的诗歌以及少数文学巨匠的作品中包含的高尚,能够改变无知的普通人,使他们文雅高尚起来。”事实上,无论什么都是真实的,无论什么都是正确的,无论什么都是纯洁的,无论什么都是可爱的,无论什么都有好声誉,如果有任何美德,如果有任何赞誉,学校,中国的国家宗教的教会,都会让人们考虑这些事情,并且借此唤醒和点燃必需的灵感或者强烈的情感,以使他们服从道德行为的准则。


西山书屋(80980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